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現代

海南高频彩票: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4人評價) 5

海南码开奖结果 www.lvktz.com 朝代:宋朝

作者:歐陽修

 

出自宋代詩人歐陽修<踏莎行·候館梅殘 Tune: Treading on Grass>


hòu guǎn méi cán
候館梅殘,Mume flowers fade before the inn,

xī qiáo liǔ xì
溪橋柳細。By riverside sway willows green,

cǎo xūn fēng nuǎn yáo zhēng pèi
草薰風暖搖征轡。On fragrant grass in the warm air a rider's seen.

lí chóu jiàn yuǎn jiàn wú qióng
離愁漸遠漸無窮,The farther he goes, the longer his parting grief grows,

tiáo tiáo bú duàn rú chūn shuǐ
迢迢不斷如春水。Endless as vernal river flows.

cùn cùn róu cháng
寸寸柔腸,Heart broken by and by,

yíng yíng fěn lèi
盈盈粉淚。With tearful longing eye,

lóu gāo mò jìn wēi lán yǐ
樓高莫近危闌倚。His wife won't lean on railings of the tower high.

píng wú jìn chù shì chūn shān
平蕪盡處是春山,Beyond the far-flung plain mountains shut out her view;

háng rén gèng zài chūn shān wài
行人更在春山外。The rider's farther away than the mountains' hue.


注釋


⑴踏莎(suō)行:詞牌名。又名“柳長春”“喜朝天”等。雙調五十八字,仄韻。

⑵候館:迎賓候客之館舍?!噸芾瘛さ毓佟ひ湃恕罰骸拔迨鎘惺?,市有候館?!?br />
⑶草薰:小草散發的清香。薰,香氣侵襲。征轡(pèi):行人坐騎的韁繩。轡,韁繩。此句化用南朝梁江淹《別賦》“閨中風暖,陌上草薰”而成。

⑷迢迢:形容遙遠的樣子。

⑸寸寸柔腸:柔腸寸斷,形容愁苦到極點。

⑹盈盈:淚水充溢眼眶之狀。粉淚:淚水流到臉上,與粉妝和在一起。

⑺危闌:也作“危欄”,高樓上的欄桿。

⑻平蕪:平坦地向前延伸的草地。蕪,草地。


翻譯


客舍前的梅花已經凋殘,溪橋旁新生細柳輕垂,春風踏芳草遠行人躍馬揚鞭。走得越遠離愁越沒有窮盡,像那迢迢不斷的春江之水。

寸寸柔腸痛斷,行行盈淌粉淚,不要登高樓望遠把欄桿憑倚。平坦的草地盡頭就是重重春山,行人還在那重重春山之外。


賞析


這首詞是歐陽修詞的代表作之一。在婉約派詞人抒寫離情的小令中,這是一首情深意遠、柔婉優美的代表性作品。

上片寫離家遠行的人在旅途中的所見所感??啡涫且環笠繾糯禾炱⒌南叫新猛跡郝蒙崤緣拿坊ㄒ丫?,只剩下幾朵殘英,溪橋邊的柳樹剛抽出細嫩的枝葉。暖風吹送著春草的芳香,遠行的人就這美好的環境中搖動馬韁,趕馬行路。梅殘、柳細、草薰、風暖,暗示時令正當仲春。這正是最易使人動情的季節。從“搖征轡”的“搖”字中可以想象行人騎著馬兒顧盼徐行的情景。

融怡明媚的春光,既讓人流連欣賞,卻又容易觸動離愁??啡湟允稻鞍凳?、烘托離別,而三、四兩句則由麗景轉入對離情的描寫:“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幣蛭鷲呤親約荷畎娜?,所以這離愁便隨著分別時間之久、相隔路程之長越積越多,就像眼前這伴著自己的一溪春水一樣,來路無窮,去程不盡。此二句即景設喻,即物生情,以水喻愁,寫得自然貼切而又柔美含蓄。

下片寫閨中少婦對陌上游子的深切思念?!?strong>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憊蕉躍?,由陌上行人轉筆寫樓頭思婦?!叭岢Α倍怠按绱紜?,“粉淚”而說“盈盈”,顯示出女子思緒的纏綿深切。從“迢迢春水”到“寸寸腸”、“盈盈淚”,其間又有一種自然的聯系。接下來一句“樓高莫近危闌倚”,是行人心里對淚眼盈盈的閨中人深情的體貼和囑咐,也是思婦既希望登高眺望游子蹤影又明知徒然的內心掙扎。

最后兩句寫少婦的凝望和想象,是游子想象閨中人憑高望遠而不見所思之人的情景:展現樓前的,是一片雜草繁茂的原野,原野的盡頭是隱隱春山,所思念的行人,更遠春山之外,渺不可尋。這兩句不但寫出了樓頭思婦凝目遠望、神馳天外的情景,而且透出了她的一往情深,正越過春山的阻隔,一直伴隨著漸行漸遠的征人飛向天涯。行者不僅想象到居者登高懷遠,而且深入到對方的心靈對自己的追蹤。如此寫來,情意深長而又哀婉欲絕。

單從藝術特色上分析,此詞主要運用了以下四種藝術手法。

以樂寫愁,托物興懷。這種手法運用得很巧妙。詞的上片展現了一位孤獨行人騎馬離開候館的鏡頭。在這畫面里,殘梅、細柳和薰草等春天里的典型景物點綴著候館、溪橋和征途,表現了南方初春融和的氣氛。這首詞以春景寫行旅,以樂景寫離愁,從而得到煩惱倍增的效果。

寓虛,富于聯想,也是這首詞的一個藝術特點。梅、柳、草,實景虛用,虛實結合,不僅表現了春天的美好景色,而且寄寓了行人的離情別緒。作者從各個角度表現離愁,的確非常耐人尋味,有無窮的韻外之致。

化虛為實,巧于設喻,同樣是此篇重要的藝術手段?!?strong>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便是這種寫法?!俺睢筆且恢治扌撾抻暗母星??!靶欏鋇睦氤?,化為“實”的春水;無可感的情緒,化為可感的形象,因而大大加強了藝術效果。

逐層深化,委曲盡情,更是這首詞顯著的藝術特色。整個下片,采用了不同類型的“更進一層”的藝術手法,那深沉的離愁,便被宛轉細膩地表現出來了,感人動情。

整首詞只有五十八個字,但由于巧妙地運用了以樂寫愁、實中寓虛、化虛為實、更進一層等藝術手法,便把離愁表現得淋漓盡致,產生了巨大的藝術魅力,所以成了人們樂于傳誦的名篇。

宋代俞文豹《吹劍錄》:杜子美流離兵革中,其詠內子云:“香霧云鬢濕,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干?!迸費粑鬧?、范文正,矯飾風節,而歐公詞云:“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又:“薄幸辜人終不憤。何時枕上分明問?!狽段惱剩骸?strong>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庇鄭骸?strong>明月樓高休獨倚。酒人愁腸,化作相思淚?!鼻櫓?,雖賢者不能免,豈少年所作耶?惟荊公詩詞未嘗作脂粉語。

宋代黃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句意最工。

明代楊慎《詞品》:佛經云:“奇草芳花能逆風聞薰?!苯汀侗鷥場罰骸?strong>閨中風暖,陌上草薰?!閉梅鵓?。六一詞云“草薰風暖搖征髻”,又用江淹語。今《草堂詞》改“薰”作“芳”,蓋未見《文選》者也。又,歐公一詞:“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筆涫?“水盡天不盡,人在天盡頭?!迸酚朧?,且為文字友,其偶同乎?抑相取乎?

明代卓人月《古今詞統》:“芳草更在斜陽外”,“行人更在春山外”兩句,不厭百回讀。

明代李攀龍《草堂詩余雋》:春水寫愁,春山騁望,極切極婉。

明代沈際飛《草堂詩余正集》云:春水春山走對妙。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一望無際矣。盡處是春山,更在春山外,轉望轉遠矣。當取以合看。

明代王世貞《藝苑卮言》:“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貝說鎦星檎咭?。

明代陳霆《渚山堂詞話》:歐公有句云:“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背麓笊逯?,作《蝶戀花》。落句云:“千里青山勞望遠,行人更比青山遠?!彼涿嬪愿?,而意句仍昔。然則偷句之鈍,何可避也。

清代黃蘇《蓼園詞選》:此詞特為贈別作耳。首闋言時物喧妍,征轡之去,自是得意。其如我之離愁不斷何?次闋言不敢遠望,愈望愈遠也。語語倩麗,韶光情文斐亹。

清代王士禎《花草蒙拾》:“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鄙忠閱饈洹?strong>水盡天不盡,人在天盡頭”,未免河漢。蓋意近而工拙懸殊,不窗霄壤。且此等入詞為本色,入詩即失古雅,可與知者道耳。

清代許昂霄《詞綜偶評》:“春山”疑當作“青山”。否則,既用“春水”,又用兩“春山”字,未免稍復矣。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近代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唐宋人詩詞中,送別懷人者,或從居者著想,或從行者著想,能言情婉摯,便稱佳構。此詞則兩面兼寫。前半首言征人駐馬回頭,愈行愈遠,如春水迢迢,卻望長亭,已隔萬重云樹。后半首為送行者設想,倚欄凝睇,心倒腸回,望青山無際,遙想斜日鞭絲,當已出青山之外,如鴛鴦之煙島分飛,互相回首也。以章法論,“候館”、“溪橋”言行人所經歷;“柔腸”、“粉淚”言思婦之傷懷,情同而境判,前后閩之章法井然。

近代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寫行人憶家,下片寫閨人憶外。起三句,寫郊景如畫,于梅殘柳細、草薰風暖之時,信馬徐行,一何自在?!襖氤睢繃驕?,因見春水之不斷,遂憶及離愁之無窮。下片,言閨人之悵望?!奧ジ摺幣瘓浠狡?,“平蕪”兩句拍合。平蕪己遠,春山則更遠矣,而行人又在春山之外,則人去之遠,不能目睹,惟存想象而已。寫來極柔極厚。

近代劉永濟《唐五代兩宋詞簡析》:此亦托為閨人別情,實乃自抒己情也,與晏殊《踏莎行》二詞同。上半闋行者自道離情;下半闋則居者懷念行者。此詞之行者,當即作者本人。歐陽修因作書責高若訥不諫呂夷簡排斥孔道輔、范仲淹諸人,被高將其書呈之政府,因而被貶為夷陵令。

現代俞平伯《唐宋詞選釋》:(末兩句)似乎可畫,卻又畫不到。

據中國唐代文學學會會長陳尚君考證,歐陽修這首詞當作于宋仁宗明道元年(1033年)暮春,是作者早年行役江南時的作品。


精彩推薦

歐陽修的古詩大全


作者介紹

歐陽修
{$view->author}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1]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后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猜您喜歡的分類:

著名詩人

李白的古詩 杜甫的古詩? 白居易的詩 辛棄疾的詞 王維的詩

蘇軾的詞 李清照詩詞 杜牧的詩 陸游的詩 陶淵明的詩

王安石的詩 曾國藩的詩 毛澤東詩詞 岑參的詩 孟浩然的詩

賀知章的詩 王勃的詩 李商隱的詩 李賀的詩 柳宗元的詩

黃庭堅的詩 歐陽修的詩 梅堯臣的詩 文天祥的詩

楊萬里的詩 范成大的詩 范仲淹的詩

?
© 2020海南码开奖结果 | 海南码开奖结果 詩句大全 古文翻譯 唐詩三百首 宋詞精選 元曲精選  {海南码开奖结果手機版